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资讯中心 >

品宋哥瓷金丝铁线美韵 ——浅析宋代哥瓷之谜

作者:金宝搏    更新时间:2020-10-29 04:30

  在色釉唯美的宋代五大名窑中,哥窑瓷属官窑,因釉色风格独特、片纹有“金丝铁线”而深受宫廷厚爱。(图1)

  作为一代名瓷的哥窑,在宋代文献资料中却没有记载;明代《宣德鼎彝谱》中才第一次被冠以“哥窑”名称,并将其名列宋代五大名窑中的钧窑、定窑之前。

  哥窑的称谓姗姗来迟是个迷,迄今未发现宋代哥窑的确切窑址,使其身世之谜更是扑朔迷离,正像《中国陶瓷》一书所说的:“至今仍是我国陶瓷史上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

  传世的哥窑瓷数量稀少,据资料统计不足300件,弥足珍贵。现珍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台北故宫博物院、英国戴维德基金会及一些藏家手中。

  珍稀的哥窑瓷深得古瓷爱好者的喜爱,其身世之谜引起古陶瓷学者和藏家的关注,被当作重要研究对象。

  三年前,笔者有幸收到几件家藏传世的宋代哥釉瓷,有大碗、盖罐、三足供碗各一件,从器型来讲应是北宋皇家祭祀之用品,是传世流传至今难得一见的艺术珍品。

  1)、哥釉大碗:高122cm,口径237cm,足径78cm。器深腹敛口呈斗笠状,型制硕大古朴饱满流畅,典型的北宋风格;内外和底部均施釉,有大器开小片纹之美,器外壁多处棕眼;露胎圈足,浅圈足露出沉香木色化妆土(在一件茶盏圈足的飞皮处可见黑色的胎土)。(图3)

  2)、三足供碗:该器型在宋瓷中是少见的,口径131cm,底径87cm,高62cm,其中碗身高35cm。器的造型古拙简约,为仿汉代青铜器型制;敞口、平底,口外撇、腹渐收,顺器外壁而下的三承足先直后撇与整器造型一气呵成;厚胎厚釉,满釉裹足三芝麻挣钉支烧,芝麻钉露黑色的胎骨,胎面的风化沧桑感如同雨后河滩卵石的表层。

  器底嵌贴一块沉香木色方形泥胎片,直径约16cm,与器底平齐,从右往左三行阳书《政和元年清凉寺御制》九个字的隶书方章款,泥块明显干枯老化。

  3)、八瓣盖罐:盖和器身各高6cm,器盖合体通高107cm,腹径11cm,足径78cm;合器浑圆一体敦实饱满,古朴不失典雅,隐现皇家之气势;盖为写意兽钮,器物形体变化由层次分明的几何线条完成,浅平圈足,整器满釉裹足三芝麻挣钉支烧。

  此件底部中间镶嵌一长方形沉香木色瓷胎泥片,泥片旧气同上,阳书《宋徽宗》三字楷书款。

  器物老中见新,岁月氧化后的老瓷釉面宝光清晰可见;用手抚摸器物老瓷玉质感触手可及。

  器的胎体厚重适宜,型制规整古朴,通体施虾青带米黄色失透釉;釉层较厚,有缩釉和棕眼,釉面如同少女脸上微微出汗一样。

  紫口外沿下有一圈色差分明的水渍印;釉面片纹大小相间错落有致自然而成,大片纹线呈黑线纵横交错无规则可循,小片纹呈桔红色细线条如同金丝穿插期间。

  高倍放大镜下:可见釉下有两层以上气泡,表层气泡呈聚沫攒珠状,下面气泡犹于煮熟往上翻滚的粥状,这说明是两次以上施釉的工艺;从开片处看,器物胎面渗出的铁元素与外部渗入的氧化物已钙化成条状结晶体,如“蚯蚓屎”般夹杂在线条中;片纹边缘釉下黑胎是铁线的底色由里往外泛出,桔红色线条从外部渗入与结晶体融为一体而现出金属光泽。

  这几件带有北宋型制风格的哥窑瓷本身就极为罕见,而其中的一件署帝号款、一件署纪年款则更是令人不可思议的震撼。

  笔者在鉴赏过程中,坚持唯物主义的反映论,首先就瓷论瓷确定器物的种类特征和制作年代,在此基础上再认真研究反复求证款识的真伪。

  1)、从这几个方面看,可以知道这三件器物都是不可质疑的老件。一是经岁月沧桑自然氧化后的旧气质感十足;二是用手抚摸老瓷特有的玉质感油然而生;三是开片处可见唯老瓷才特有的已钙化成结晶体状呈“蚯蚓屎”般的填充物。

  2)、三件器物叩之声音如瓦,说明器物胎质较为疏松,应是北方胎土,手感与北宋器物特征相似。

  3)、此几件哥窑器物独特的釉色片纹和金丝铁线,区别于汝窑和官窑,其釉色线纹美感令元明清哥釉瓷遥不可及;与南宋“龙泉仿官”胎釉料工型有明显区别。

  4)、器均为紫口,外沿下有色差分明的水渍印迹,印圈边沿呈不规则曲线状,这是哥釉瓷的重要特征之一。

  6)、唯有宋代哥窑瓷才具有釉面微微出汗般的特征明显,很多学者藏家甚至把这种特征作为鉴定宋代哥窑瓷的唯一特征。

  7)、大碗的圈足上了沉香木色护胎浆(同时期的一隻茶盏圈足飞皮处,可见露出的黑胎),这是北宋时期北方器物典型的瓷胎装饰工艺特征。

  8)、两件满釉裹足支烧的芝麻挣钉与汝窑器物装烧工艺如出一辙,露胎处可见与茶盏飞皮处的黑胎一样。

  9)、三件器物在与南宋官窑瓷的比照中,其古朴简约的型制风格明显早于南宋,器的北宋身份这种感觉让人从心底悄然而起。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三件器物从器型风格、瓷胎装饰、装烧工艺均具有北宋特征,应是北宋哥窑瓷。

  1)、无论方形九字隶书款,还是长条三字楷书款,字体清晰有力古味足,现代书法是难以入味。

  2)、镶嵌在器底的款识泥片没有上釉,泥片与器底粘贴略有不平,结合边沿部位紧密。其工艺流程应是先模印成形,然后手工挖削底部上釉后粘贴泥片,最后入窑烧制。

  3)、泥片表面和字就像老瓷的胎骨一样,已经干枯老化,与釉面沧桑感浑然天成的一致。

  ——款识与老器物一气呵成相伴而来,是这几件包浆都写在脸上的宋代哥窑瓷的随身印记,刚性地证实了老底款和老器物的一致性。

  ——“宋徽宗”和“政和元年……”的帝号款、纪年款,客观性一致表明器物都是北宋徽宗年间的御窑制品。

  ——“政和元年清凉寺御制”纪年记事底款,既反正了这几件哥窑瓷的准确烧制年代,同时在不经意中记载了它们是出自清凉寺御窑场的作品。

  ——笔者认为:当我们面对这两件北宋哥窑瓷时,不能因为没听说过北宋哥窑瓷,更不知道北宋哥窑瓷还带底款,就去轻易否定这个客观事实的存在。“存在决定意识”,而不是意识决定存在,因为我们对客观世界的认知度是有限的,如果用有限的认知度去否定无限的客观世界,那就会出现唯心主义先验论的错误。

  我们应该抱着认真学习的态度,在研究这一新出现的款识中,认识到哥窑带款的客观存在,知道了原来宋代哥窑瓷还带款这一新的知识点。

  笔者居然幸运所至地收藏到家藏传世的哥窑瓷,令人惊奇的是器物中还有资料不曾介绍、图谱难觅踪迹的带底款器物。

  为什么北宋哥窑瓷在北方难觅踪迹,却在江南区域性地区出现?明显是北宋并且还带有底款为什么姗姗来迟的出现?

  笔者站在历史大背景的角度,查阅相关资料从宋代宫廷对瓷器的价值认定,宋室南迁直至南宋政权解体这一特定的历史阶段入手,理顺了这一特定的历史演变过程和这些(带北宋底款)哥窑瓷的关系,诸多疑问如似乎在事物过程中有迹可循。

  笔者同时也体会到收藏了这些罕见的北宋哥窑瓷,既有它的偶然性,也有它的必然性

  1)、“传世哥窑属官窑”。史树青老先生主编的《宋元瓷器鉴定二十讲之哥窑瓷器辨识》一文中说到了这一点。

  冯先铭老先生主编的《中国陶瓷》一书中记载:元至正十五年时“荆溪王德翁亦云:近日哥哥窑绝类古官窑”。由此可见宋代哥窑瓷(传世哥窑)是宋代官窑瓷或古官窑瓷的一个品种,应该是烧制于官窑窑场,这时期的哥窑还没有从官窑中分离出来,因此没有专门的记载也在情理之中。

  宫廷的使用和保管环境要优于平常人家,其自然损坏的程度应该不会很大,因此,它年年烧制积累的数量不在少数;

  3)、自古就有宋代五大名窑瓷不入土陪葬一说,从实际来看,中原大地很难见到墓葬出土的传世哥窑实物或记载,也能证明这一说法;

  4)、宋代官窑瓷的烧制不计成本。五大名窑是贵比黄金的硬通货,宋室南迁时所有五大名窑也随朝廷搬迁;尽管经过宋室南迁的颠沛流离,但这个数量的瓷器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应该是极尽所能的保留了下来:

  5)、南宋朝廷在一百多年的历史中有自己的官窑窑场(修内司和郊坛下)烧制宫廷用瓷;南迁而来的北宋五大名窑深藏宫中,既是南宋皇帝对北宋历代帝王的思念之物,又是南宋皇帝继承大统的一个依据。

  6)、南宋朝廷解体之前,深藏宫中的这些北宋五大名窑是不是会随朝廷的溃逃而又一次迁徙呢?或在溃逃中开始“坚壁清野”呢?不得而知。但受委托“坚壁清野”的一定是江南籍的重臣,姗姗而来的这些瓷器是出自这些重臣家乡是不争事实。

  (作者何志雄):江西九江人,进入收藏三十余年,重点学习收藏研究中国古陶瓷二十余年。早期的数年,多次深入景德镇窑址寻找残器标本,潜心研究元明瓷器的胎釉料特征。到当时唯一一座柴火窑仿古窑厂观察研究新老柴火窑瓷器的区别,取得了识别新老柴火窑瓷器的釉面釉光区别特征方法,研究柴煤电汽窑釉光釉面区别的体会;

  常年到全国各大市场滚钉板练眼力,认真查资料,以哲学思想指导,努力提升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赏瓷水平,持之以恒,取得了鉴赏唐宋——明清瓷,特别是在宋代五大名窑、景德镇元明瓷器方面的心得和体会,与主流专家识别鉴赏有共同之处,也总结了具有自己独特的鉴别经验。

  在与承载厚重民族文化的古瓷融合中,被博大精深的民族文化所感动,守护和捍卫民族文化的使命感油然而生,同时也觉得宣传和弘扬民族文化是一种责任感。(何志雄供图)

金宝搏
上一篇:御窑遗址出土宣德、成化时期灰胎单色釉瓷器标     下一篇:宋瓷里最经典的颜色见过的人都被迷倒了……